top of page
搜尋

人寿保险风险评估的历史

已更新:2021年8月27日


本文主要介绍人寿保险风险评估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风险管理的历史,别看有些事情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是显而易见的,但是都是在历史的长河中慢慢发展进化出来的!注意哈,本文重点不是介绍保险类型和保险公司的发展史。

人寿保险风险评估里程碑,参见下图1。

年龄因素 (1755)

别看现代保险的保费都是跟年龄挂钩的,最初可不是这样的。

17-18世纪的时候,英格兰一些社区为了帮助后人承担自己死后的丧葬费,成立了一起筹集紧急基金的协会,但是其缺点是,这种“保费”不随年龄变化,这样年轻人自然就不愿意了。为了降低运作的风险,基金会要求成员的最大年龄必须限制在45~50岁以下。

1755年,因为年龄超过45岁,英国皇家学院的数学家James Dodson被拒保。他当然不服了!所以一气之下他自己搞了一个模型,证明了只要保费跟死亡概率挂钩,什么年龄的人都可以买保险,而且基金会还能运作下去。可惜的是,Dodson还没有买到保险就去世了。Dodson死了五年后的1762,世界上的第一家保险公司Equitable Life成立了,他们当时还使用了Dodson统计的死亡概率表。这种基于年龄的保费使Equitable Life能够提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便宜的保险。


性别因素 (19世纪中叶)

男性和女性的死亡概率其实普遍存在差距,有证据表明,英国在19世纪中叶的保险就已经开始实行这种男女不同保费的制度。多年后,美国也引入了这种更合理的方法。此外1970年以前,由于男性吸烟率高,相反产妇死亡率的大大降低,这使得美英两国的男性和女性的死亡率差距越来越大。后来由于男性工作条件的改善和吸烟率的下降,这种差距直到1970年以后才逐渐缩小。2012年以后,欧盟也引入了中性定价方法,从而保险公司也开始提供中性保单。


体检制 (19世纪)

保险公司一般给申请人提供免费体检,这可不仅仅是保险公司给大家提供的福利,也是保险公司保护自己的一种策略。18、19世纪的时候,造成死亡的主要原因是传染病,例如肺结核,疟疾,霍乱,伤寒,等流行病,而且当时没有有效的治疗和预防措施及疫苗。保险公司的首要任务就是避免接受已经患有传染病的申请人,所以保险公司的医生会对所有申请人进行医疗检查和评估。有意思的是,这些医生通常是保险公司的股东,这当然也可以理解,股东保护自己的利益吗!除此以外,申请人还要提供了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史和生活习惯等等,根据身体条件来确定保费的方式自此开始实施了。


Underwriting的开启 (1920s)

早期的死亡概率数据非常少,而且也缺乏有意义的经验数据,所以保险公司不得不严重依赖自己公司的医生的临床经验。医生利用自己的知识以及申请人的生活习惯来评价风险,然后跟精算师一起为受保人设定保费。保险业的这种状况一直保持到20世纪初。

20世纪20年代美国经济异常发达,这是众所周知的。保险业务量也急剧增加,再加上医疗费用的上涨,医生和精算师无法对每个申请人进行评估。为了满足需求,保险公司设立了专门的职位来接管评估流程,从而在1920~1930这十年期间开启了保险业Underwriting的时代。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引入更加详细的申请表。这使保险公司可以更容易评估申请人。从世界第一家人寿保险公司Equitable Life成立到这个时候,已经有150多年了,保险公司终于可以在不进行医疗检查,不需要精算师的情况下来评估保险申请人。也算是开启了一个新时代吧。


非传染性疾病的崛起 (20世纪)

20世纪后,随着经济的发展,清洁的水源,更好的卫生条件,更好地控制疾病,抗生素的出现(1928)以及各种疫苗的推出(1940s),常见的死亡原因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这使得保险业的重点也发生了变化。大家可能已经知道,20世纪的心脏病、中风和癌症等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死亡已经超过传染病造成的死亡了。

图2给出了四个不同时间点的Life Curves,可以看出1930年后,人类的Life Curve有了非常显著的改善。这也是为什么20世纪后,人寿保险不再是单纯的消费险(Term Life),而涌现出了各种有现金值的保险,依次出现了Whole Life, Universal Life, Variable Universal Life, 以及最新的Index Universal Life.

吸烟有害健康(1960s)

美国外科医生Luther Terry 在1964年发表了一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警告了吸烟对健康的危害。1920s以来,美国吸烟日益普及,1940~1980之间男性肺癌的发病率增加了7倍。1960s后期,一些美国和加拿大保险公司开始根据申请人是否吸烟来区分申请人的保险费,这种情况在1970s后期已经变得非常普遍。


体检(血样尿样检测)(1980s)

上世纪70年代,在大面额的保单中已经开始使用了血样尿样测试,但是真正在较低面额的保单中使用体检是在1980s艾滋病的流行后才开始,保险公司也很快意识到体检比HIV筛查更有优势,同时也认识到血脂分析,肝肾功能检查和其身体指标,以及抽烟和药物历史可以有效的预测死亡概率。80年代的时候,北美也开始广泛采用了“Preferred rates”,利用体检的信息,保险公司可以为健康的申请人提供保费折扣。

保险公司主要使用下面三类数据评估死亡风险:

  • 疾病史:肥胖症,糖尿病,高胆固醇,高血压,癌症,心脏病,中风以及精神和神经疾病。

  • 家族病史:父母或兄弟姐妹患有遗传性疾病,或冠状动脉疾病,某些类型的癌症和二型糖尿病等。

  • 生活方式:吸烟,过度使用酒精和/或药物,行车记录,危险性职业,外国居住或犯罪记录。

由于风险评估的标准越来越详细,20世纪90年代开始,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引入自动评估系统,因而越来越多的Underwriting被计算机取代。



信息时代(2000年至今)

2000年以后的信息时代,大数据以及数据分析也在保险业中司空见惯。这些强大的工具意味着,人寿保险精算师和Underwriter可以更全面的了解死亡概率。更深入、更广泛的死亡率分析也使得保险公司能够完善对传统风险因素的评估,并辨别新的潜在风险因素。下面列举了死亡风险与生活习惯的两个例子。

National Health Interview Survey(NHIS)分析了吸烟对死亡风险的影响。图3给出了吸烟程度与风险的关系,吸烟严重的人死亡概率是不吸烟的三倍。保险公司可以利用这些分析做更准确的风险评估。

同样,体重对死亡概率的影响也很大,图4给出了风险系数跟体重的关系。如果以正常BMI范围(20.0至24.9)的死亡率为标准1.0,BMI 40的人的死亡概率大了2.5倍,即使是BMI30,死亡概率也是标准的1.5倍。

引入这种数据更准确,使得underwriting的流程越来越数字化,当然现代的精算师和Underwriter也就需要了解更多的多元数据建模和数据科学知识。

跟紧时代

了解人寿保险业的历史可以帮助我们以史为镜,洞悉未来。过去的二十年,保险业的风险评估发生了巨大变化,相信未来二十年必将出现更大、更令人兴奋的变化。精算师和Underwriter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要与科学技术和医学保持同步。了解过去并预测未来,不仅可以为保险和再保险公司的产品设计和投资策略提供信息,还有可能改变未来的生活方式。预测未来虽然很困难,但是正如美国总统林肯曾经说的,“预测未来的最佳方法就是创造未来”。



0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